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

五行币传销案:打着爱国幌子圈钱 创始人仅初中文化

俄大火蔓延至内蒙 

新华社长沙8月28日电 明面上“讲师”将项目吹嘘成国家战略,背地里创始人直言“真敢吹,恶心”;对外宣称是9岁上大学的“神童”“国家秘密培养的奇才”,实际仅初中文化,自称“大忽悠”;曾不可一世,自封“未来世界首富”,落网后“回归自我”逢人就鞠躬。

近期,在公安部统一部署下,多地公安机关对“五行币”系列涉嫌传销案依法进行查处,抓获宋密秋(化名张健)等一大批犯罪嫌疑人。通过办案民警、受害者、组织头目、骨干讲述,这一打着“爱国”幌子不断升级的圈钱骗局,及其创始人宋密秋的两面人生逐渐清晰。

6月6日,在印度尼西亚警方、我驻印尼使馆的大力支持下,公安部工作组将“五行币”系列传销组织头目、重大犯罪嫌疑人宋密秋从印尼缉捕回国。 人民政协网综合 资料图

五千元“五进五出”变四百万?

“亏了大钱!亲戚朋友对我有很大意见,老公也走了。”谈及今年1月买入的那4枚“五行币”及随后卖力向亲戚朋友推介这一项目的行为,湖南省郴州市的杨红(化名)落下羞愧、悔恨的泪水。

最初,让杨红动心的是上线向她推介“五行币”时描绘的美好前景:这是国家支持的项目,投入5000元可获得一枚纯金的“五行币”及5万电子货币。这些电子货币在一年时间内,经过“五进五出”操作,最高可变为400多万电子货币,将来可以提现或在网上商城购物。此外,“拉人头”还有额外奖励。

希望“多买一点挣得更多”,杨红瞒着丈夫拿出家中所有积蓄买了4枚“五行币”,并成功推荐10多名亲戚朋友加入。然而,从她加入第一天起,身边的质疑声就没断过——这是不是传销骗局?网上购物为何迟迟无法实现?

直到3月,杨红才意识到这就是个骗局。从那时起,几乎天天有亲戚朋友到她家吵闹,要求退钱,“后来看到闹得我离婚了,大家也就算了”。

据了解,“五行币”系列传销案件涉及全国大量人群,涉及金额92亿余元。目前,本案正由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负责主办。

郴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长廖劲松介绍,“五行币”传销由宋密秋在2016年底启动,按照“Y、S、M”三个级别的模式来发展会员。其中Y级会员入会费是500元,S级会员入会费是2500元,M级会员入会费是5000元,主推M级会员,以双轨制方式发展会员,“拉人头”入会。

根据“五行币”传销宣传,会员发展下线主要有两项收益。一是现金收益,每发展1名会员,可以获得入会费10%的直推奖;发展200名会员的团队可获15万元“宝马奖”。此外,还有静态增值、对碰奖等带来的虚拟货币增值收益。

廖劲松指出,为规避法律责任,“五行币”传销在实际推广过程中是打着“销售五行金币”的幌子,企图营造“售卖”金币的假象,但其“拉人头”、按顺序组成层级、通过“宝马奖”隐蔽层层返利等特征,决定了其传销本质。

对此,“五行币”系列涉嫌传销案的首犯宋密秋表示:“主要的目的是给人一种错觉,认为我们是卖金币的。同样也是规避公安机关的打击,长期以这种方式‘拉人头’获利。其实我们还是通过‘拉人头’的方式,在搞传销活动。”

就“五行币”宣传中提到的通过“五进五出”复投模式,投资5000元能得到400万左右的获利,宋密秋直言:“这其实是一个理论数据,实际操作是根本不可能的。”

打着“爱国”的幌子吸引大众

“五行币”传销并不是宋密秋组织领导的第一个传销活动,而是他为了躲避公安机关的打击,不断更换名目后策划的多种传销项目中最新的一个项目。从2012年的“云数贸”开始,宋密秋在境内外组织或授意他人设立多个传销名目,并始终打着“爱国”的幌子吸引大众。

廖劲松介绍,宋密秋2012年开始组织“云数贸”传销活动,以非法牟利为目的,以高额返利为诱饵,要求参加者缴纳不同数额的费用,成为个人认证商户、企业认证商户或联盟认证商户,根据参加者发展下线人员数量情况支付返利和奖金。

2012年以来,天津、河北、内蒙古、湖南等多地公安机关立案查处“云数贸”及其相关人员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犯罪案件。湖南、广西、重庆等地多人因“云数贸”案获刑。

为逃避公安机关打击,宋密秋于2013年偷渡出境,后在马来西亚、泰国等地继续从事组织领导传销活动,打着“爱国、慈善、高额回报”等幌子,引诱国内众多人员参与。今年6月6日,公安部工作组将其从印尼缉捕回国。

宋密秋交代,“云数贸”旗下的“云讯通”“王者归来”“建业盘”等40多个传销名目的发起人、决策人、操纵人都是他本人。“五行币项目其实就是‘云数贸’的一个升级版本。”

“爱国”“民族大义”是宋密秋一次次更换传销名目后不变的核心宣传语。直到今天,在互联网搜索“云数贸”内容,“爱国就做云数贸”“中国的第九大民生工程”等相关表述仍高频出现。

在一条播放次数超过17万次,题为《五行币就是一块纪念币、一块爱国币、一块经济战争保卫币》的视频中,宋密秋宣称:“振兴民族互联网,成就更多平凡人,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,而且能够帮助张老弟完成祖国和人民还有党交给的使命和任务。”

宋密秋曾安排“讲师”在各个群里讲课。对于一些“讲师”将“云数贸”“五行币”与国家战略相结合的言论,宋密秋直言:“他们真敢吹,我听了都恶心,想吐。”

杨红表示,正是看到会员社交网络群里各种“正能量”宣传,她才铁了心投入全部积蓄购买“五行币”,并动员亲戚朋友参与这个“以国家利益为主”的项目。

“我们在宣传过程中说这些是国家的项目,是因为现在的老百姓都是爱国的。如果我站在个人的角度来讲,肯定没人信任我,所以我就编了这样一个‘美丽的谎言’。”宋密秋说,打着爱国、慈善、扶贫的旗号,主要目的是为了发展更多会员,达到骗钱的目的。

角色扮演、自我洗脑的传销头目

为逃避公安机关打击,宋密秋化名张健从事传销活动。他通过一些荒诞、夸张的举动,加深“张健”在人们心中“未来世界首富”、乐善好施、奇才的印象,从而宣传自己的传销项目。

宋密秋为黑龙江五常市人,今年40岁,初中文化,曾在深圳开办素食馆。但在“云数贸”“五行币”的各种宣传材料中,“张健”被描述成一名9岁上大学,12岁破译银行密码,14岁被特招入伍的“神童”,退役后由国家安排运作“云数贸”。

宋密秋在国内多次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,2014年在泰国又因持有非法证件而入狱。这些却成了他拥有“国家保护”的例证,甚至被有意解读为“五进五出”模式的现实依据——“他早就说过要进去5次”。

为宣传“吃喝玩乐干市场、稀里糊涂数钞票”理念,宋密秋请会员聚会,随意撒钱;为拉拢竞争对手的团队,他不惜砸下7000万元红包;为吸引眼球,他还设置200名左右“美女光头助理”,每人每月发放3万元工资。此外,他还通过种种形式,表现出对困难群体的热心关怀。

“他做的每一件好事,都要在社交网络群里公布。现在看来,这就是一个骗钱的手段,抓住人性的弱点。”曾经的“宝马奖”得主陈小林说。

宋密秋说,他把“张健”当成一个角色在饰演。行为夸张、挥金如土、热心慈善,就是想让人感觉跟着他有未来,吸引更多人关注加入。“搞传销就是要放长线钓大鱼,一切宣传造势包括捐资助学都是为了今后的成交做铺垫。”

专案组民警邓志文用高智商、狂妄、偏执、善伪装来形容宋密秋。“这个人非常非常善于洗脑。我们作为多年的老侦查员都感觉到,审讯他是一个艰难较量、比拼的过程。”邓志文说。

采访中,宋密秋称,通过外部刺激和自身强加印象,自己已经被洗脑了,有时真把自己当成国家安排执行任务的“张健”。直到被公安机关抓获才醒悟过来,愿意彻底认罪伏法。

一名办案民警谈及宋密秋回国前后对比颇为感慨:“他在国外张狂惯了,即使面对前去缉捕他的公安人员,也表现得很不屑。但回国后立刻变了一个人,逢人便鞠躬。”

曾经对“张健”崇拜不已的“五行币”传销组织骨干成员刘玉圣表示:“我们很多人之前都在神化张健,带着一种盲从的心理进行跟随。时至今日,我相信大家都明白了,这个项目不是国家安排的,就是张健的个人行为。”

郴州市公安局局长张军表示,无论是“五行币”还是“云数贸”“云讯通”“五化联盟”,其实是“换汤不换药”,其实质还是庞氏骗局“填坑”的把戏,参与者要迷途知返,广大群众要认清华丽外衣下的丑恶用心,远离骗局。郴州公安机关将在公安部、省公安厅的统一指挥下,进一步加大对五行币网络传销案的侦办力度,彻底摧毁其传销网络体系,彻底摧毁其组织架构,彻底摧毁其经济基础,彻底铲除这一盘踞国内外多年的经济毒瘤,切实维护国家经济安全,保护人民群众切身利益。

公安部经侦局有关负责人表示,下一步,公安机关将会同工商部门持续保持高压严打态势,绝不姑息“五行币”等传销违法犯罪活动,并会同有关部门对网络上的“五行币”等有害信息进行清理。同时,公安机关提示广大群众,切实提高防范意识,不轻信高收益、高回报的“投资”陷阱,不盲目参与其中,自觉抵制传销违法犯罪活动,维护自身财产安全。

另一位正在电脑前核对订货信息的店员则说,今年的销售量还不错,政府订单基本没有,但企业订购量还不少,甚至有所增加。

理财目标在一年后购买一辆15万元的车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23251.nxein.com/pwaoynxd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09-27 03:48:35

异国短毛猫  大众fox  驯龙高手2  荣威  流氓艳遇记  犰狳  太极宗师  盾牌  星河战队  保时捷